浮城往生記
Give me a mask and I will tell you the truth.
▶非常状况时请直转 此处
▶推荐使用非IE内核浏览器
▶为防工口小广告
留言请勿含http字样

【Time Goes By】


09 ≪ 2009/10 ≫ 11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All About Me】


Author 飞翔的茶壶

Life sucks.




【Day and Night】



【Say Hello】



【Fade in the Wind】



【Light and Shadow】



【Message Box】



【Quick Links】



【Search】



【All I Believe】


門 牌
晝夜logo 飛茶壺的logo-1

晝夜logo 飛茶壺的logo-2

晝夜logo 飛茶壺的logo-3

舊宅
豆瓣
飯否

雲中
S1
縱
情
萬屋
昆侖
王國
茶館
BK







Links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RSS Feed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司迪生的茉莉绿茶香气很浓
浓到只是喝了几口就觉得嗓子里像灌过了绿茶香水一般。

从公司电脑的不明文件夹里整理出来的一堆图片

某次回家和林子在上岛里拍到的夕景。


拉一下这个不明物体上的那个花蝴蝶结就会震动不止的囧物。


中间那张目前插在钱夹里。


在魔都拍到的某天夕阳。


从公司窗户拍到的某次雨后,仍然是夕阳。


人广地下商店里买到的据说是印度货的碎钻手镯。这种蓝色我很喜欢。


……兔子战队!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又想换模板了
1.魔王见面会

主办方果然不负众望地渣了这次见面会。而且是非常彻底,非常无下限地渣了。
虽然声音很总受但宫田对场面的把握能力原来那么强的?事后回忆起来那简直该叫做力挽狂澜了。
日本官方和那些杂志的摄影师一定都是宫田的吧……!至少真人没那么惨烈而且居然还很萌虽然看真人宫田的脸还是那么棱角分明。……
魔王的真人很萌!激萌!!>_<我来上海为的就是这一天啊啊啊(嚎
魔王那半场开始时场内还比较混乱,侧方还有观众在走动,因为主办太失职而导致居然不是从工作人员或VIP入口登场而且据说因为没有化装间可用魔王是被人带去洗手间做上台准备的。
魔王登场时全场有短暂静寂,上千人视线集中之后是爆发的尖叫。
说话声音并不大,虽然手里有麦。开口之后,台下的喧哗也突然静下来。
这就叫做气场吧。
然后整场下来最直接的体会就是wiki上所说的【好声音的人】这种语气平淡的评价,实际上是S++级别的褒奖。
还能有蔷薇色少女心真的太好了呢。……
于是想起了那句话,最幸福的事,就是能共同生于你所存在的世界上。

2.送瘟神

玛丽隔壁这个世界上被害妄想的人太多了。
总有那么一种人是丝毫不知道自省的,戕害了别人的身心安全还能一脸可怜状,被质问了还能反咬围观群众为无良心无慈悲冷血人士的傻逼。

3.换了新室友

并且很快我们就不必做同事了。哦也。

4.如果猫能不掉毛就好了

很想养一只猫。
前提是把哈雷养到寿终正寝之后。
实在不行养两条金鱼也好……?但鱼缸总不可能和仓鼠笼子一样成天搁在猫跳不到但人也看不到的高台上了吧Orz

5.移动硬盘这东西

终于买了。日立Neso白金版,320G。好像又被JS宰了。不过能拿到实物心情就很好。等改天去配个顺眼的软套。

等公司电脑里的东西都被清理出来之后,跳槽就可以倒计时了。


天朝的饭团其实就是裸奔的粽子?
闭关壶 23:57:02
我买了一个卷寿司用的竹帘和4张装的海苔

谜样君 23:57:45
-.-你不要在这个季节开始卷饭团吧..
要么你还是直接握饭团..

闭关壶 23:58:27
然后加一颗梅子么……

谜样君 23:58:48
剩菜或者撒盐都可以啊.

闭关壶 23:58:45
哦没有那个东西,可以替换成脱核的大枣么…………

闭关壶 23:58:52
天朝版寿司……

谜样君 23:58:58
...........

闭关壶 23:59:10
(很好的四格吐槽题材……

谜样君 23:59:19
我突然想到了包强.
我画吧..

闭关壶 23:59:39
画吧!

于是变成了这样……


我不只是说说的,下次会真的试试天朝版的饭团的。……

Color of despair
“最早发现真是太好了”
“一丁点的希望也没有抱真是太好了”
“没有才能的人的代表”
“抄袭的音乐人”
“没有灵感的设计者”
“被炒掉的职员”
“落榜的学生”
“过气的艺人”
“写无聊东西的小说家”
“棒读的声优”
“亏钱的股票家”
“被KO的格斗家”
“预选都没进的运动员”
“画画难看的漫画家”
“还有其他不知胜利为何物的人们”
“全部的庸人啊”
“你们会被饶恕的”
“虽然不能飞翔却仍然努力扇动翅膀”
“全部都会被饶恕……”
“啊哈哈哈——”

我现在的心情就如同最后那一句。

其实什么都没有发生,世界一如既往地正常运行着。正如同人类诞生之前就有的日月星辰的东升西落,喜怒哀乐都渺小得只是长久时间之河的过眼一瞬。

想闭关。

治愈系
30号在和无人情无人性的冷血神经病脑残老板拍桌子战了一架之后,无视他的【我不准!我就是不准假!】的禁令,直接拖着箱子用步行+挤地铁一号线的最保守方案到了长途汽车站,到站之后发现30号当晚的魔都路况已经糟糕到到从中山北路这样的主干路到普善路这样的小巷子都装满大小车子的程度,于是庆幸没有选择出租车这种方式不然一定会误点。上了长途车发现不是预定的卧铺而是座位,也还是很乐观地想有车子就好了嘛而且票价也便宜至少还没有超载。然后一路上听着车载电视里贪腐版包青天+花柳病版金瓶梅的穿越低俗冷笑话MTV造成的大音量人为噪音外带MP4里我能想到能塞进去的全部将近4G音乐的旋律颠回了家。车子在抵达市区的时候司机很囧地不认识路,然后把全体乘客扔在了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物流港桥下,我在初秋的晨风里站在煤灰飞舞的马路边,拖着箱子站在一边拦出租,正规挂牌的空出租没遇到几个,倒是前后拦下了至少八九辆没顶灯的的。

到家以后边和老妈吐槽老板有多么神经病多么被害妄想多么OO多么XX顺路得到了来自家里人的精神支持,确认神经病没人性的不是我,边看和谐的大阅兵。有种除夕夜和家人一起看春晚的感性错觉。老爸的学校因为要防疫所以没有放假,晚上回来一家人喝酒吃肉,开了很大一瓶我以为是张裕的马甲公司出产但实际上不是的红酒。会开红酒只是因为吃螃蟹之类的海鲜喝啤酒容易加痛风危险,白酒太伤肝,冰结之类的果酒没有来得及买,由此得出的排除法。总要有点酒尽兴不是嘛。席间的下酒菜是我带回家的一堆特产,比如paris推荐过的拆烧,以及某个在魔都本地还蛮出名的小食肉制品。边看国庆焰火晚会,其乐融融。

然后被老妈拖去刮痧,刮到全身酸痛去睡觉。半夜想翻身,枕头压住了后颈的瘀青,半梦半醒里也隐约能觉得费了极其大的力气翻了一下,然后继续睡到天亮。似乎应该做了什么梦,早起的时候已经想不起了。

第二天陪老妈去逛街,买了一双外观很神奇的,可以通过拨动鞋身两侧的亮片方向改变颜色和图案的9分跟(实测高度)鱼嘴蓝色凉鞋,一双5分跟(目测高度)棕色圆口秋鞋,一堆衣服。烟台这地方最大的好处便是外贸单品的取得相对便利,以及相对大城市来说很不凶残的治愈系物价。

于是那双很有些水晶鞋范儿的变装凉鞋被老妈摆在客厅,美其名曰“熏陶日渐枯竭的爱美女人心”。

不久以前立下的宏愿是,有一天能给爹妈一张信用卡,然后说,你们想去哪就去哪,想买什么就买什么吧。然而至今能做到的也只是买几百块的特产带回家,重演25年前老爸出公差带礼物回来的“长大后我就成了你”。

下午购物完毕,和老妈站在树荫里等超市班车回家,看着故乡堪称最繁华最喧嚷地段过往的路人,熟悉的口音,初秋晴朗到万里无云的阳光,几乎一成不变但又在不经意之间变得更好的很多有形无形的东西。

一瞬间悟道,醍醐灌顶。那句之前一直在念叨但是未必能体察到真意的话。

幸福平稳到平淡无奇的日日生活,本身就是最大的治愈系。

除了钱和工作一无所有的所谓成功人士,以及世界观价值观事业观是建立在几乎完全的怀疑而不是信任上的所谓商务人士,这样的人在世界上还是少一点的好。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