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城往生記
Give me a mask and I will tell you the truth.
▶非常状况时请直转 此处
▶推荐使用非IE内核浏览器
▶为防工口小广告
留言请勿含http字样

【Time Goes By】


10 ≪ 2017/11 ≫ 12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All About Me】


Author 飞翔的茶壶

Life sucks.




【Day and Night】



【Say Hello】



【Fade in the Wind】



【Light and Shadow】



【Message Box】



【Quick Links】



【Search】



【All I Believe】


門 牌
晝夜logo 飛茶壺的logo-1

晝夜logo 飛茶壺的logo-2

晝夜logo 飛茶壺的logo-3

舊宅
豆瓣
飯否

雲中
S1
縱
情
萬屋
昆侖
王國
茶館
BK







Links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RSS Feed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寒食断章
翻旧文件翻出去年这时候写的猫鼠同人提纲,看得心肺功能几乎失调。

最萌的永远只存在于脑内剧场当中。所以出来的,相比之下即使让读到文字的自己内脏抽筋,也还都是雷。“从前,有个人看同人被雷了,于是她决定自己动手写。后来她被自己写的雷到了。后来她被自己写的雷死了。”

随提纲一起被挖出来的还有成打的北宋社会政治经济军事民生的考证文档。原来萌力全开的时候,挖掘能力有这么强的。

……如果这种脑内妄想的能量能分一点给打字的积极性便好了。

——————————————————————————————————————————————————


寒食

太平日久,市阜繁盛。节物风流,人情和美。

汴河上一只青篷货船从西夏都亭驿站方向过来,经过金梁桥。

“客官,这前面便要进水门了。”

船家摇几橹,船转进了东南河道,面前视野一下开阔起来。水门是位于汴梁城西汴河入城的一道重要门户,每日西来的商船都要从此经过。即使现在时辰尚早,也已经有十余只大小货船,列于门前等待入城。

船身轻快,船首坐着一人,在这远未到赏春景的天气里,租一只和“画舫”相去甚远的小货船进城,眼光却一直向岸上瞟,实在不像寻常观光客的样子,这举动让船家颇为留意。此人看去不过三十五六年纪,身着深灰,外罩毡氅。本应壮年,气色却很是阴沉。从疲倦的神色看像走了远路;从短靴外罩的泥迹看来,至少在临近城外的路上都无车马代步。但若说是远路来客,脸上神色看去也不像是盲目落魄的流民。风尘仆仆却不急于上岸找客栈,不像常见来此的外地人向船家问东问西,倒像离乡多年,一副早见惯这大城市的漠然派头。

也许此人身份多少有点隐晦,或是昔日城中哪家失势的达官显贵也难说。船家虽有这般好奇心,并没问起对方的行程。毕竟要想在这汴梁城里行一路好船,规矩之一便是勿要随意打听客主闲事,每日在汴河上行走的各等商客极多,即使官府厉令管理,仍少不了让船家谈之色变的“无忧洞”,“鬼矾楼”侵扰。对这暧昧不明的来客,避之则吉。

“客官,那红漆铜钉门的衙口,便是开封府了。”船不载货,速度轻快,进了河北岸角门不多会,眼前正是太平兴国寺的青灰色琉璃瓦檐。

那人顺着船家指引看去,见到的正是兴国寺侧旁官衙那两扇朱漆铜钉大门和檐下那块镏金匾上三个大字,仍然不发一言。船家见他不像来诉冤递状,只继续摇橹。直到州桥,这男子喝停下船。

“汴梁城现在的步军司,是姓陈么?”

船家的手并没停了摇橹,没来由从这问话里感觉出点可以称为不友善的东西。再看此人,已经撂下船费转身上岸,毡衣的一角掀动,露出里面的右袖,是空的。



汴京,二月。

连续几日的小雨使得整个汴梁城笼罩于淡青色的水雾中,远远看去,坊间街市灰绿色的路砖经雨水洗过,隐隐映着御街夹岸已经抽芽的垂柳。此番早春景致,与行销京城的玻璃釉上名匠的图画颇有几分神似。

深坊小巷之中,寺院行者敲着铁牌,吆喝着“天色阴晦,春寒绸缪”,循门报晓。诸门桥早市已经有商贩走动。瓠羹店,煎茶店主都已经收拾门面,准备开张迎客;御街州桥趁早光景卖药和早膳的小贩,也已经挑出担子揽接路人。除了偶尔喝道经过的官轿,在这样阴雨的天气里早的人并不多。若是逢上晴好天气,香车满路花满眼,说不定又能成为街头茶铺酒肆卖字文人沽诗的好题材。

展昭推开门,一阵凉风挟裹着湿冷水气灌进衣袖和领颈。他这才记起上次大约是把伞忘在护卫府的,正想是不是等会巡街时一并带回,又想少不得要劳动老仆。月华走后,家中便灶火冷淡。展忠毕竟年纪大了,总要为他这劳息不定的人另外准备饮食,心里总归过意不去。

时近寒食,汴梁城的酒店茶肆买卖供应的货品逐渐转向素食冷荤。

街上已经有去早学的小孩,三五成群一路嘻嘻哈哈四散奔跑。展昭年少时并不好读书。熟读那些酸文软诗,除了在乡里面前摇头晃脑装装风雅外,在他看来没什么用处。但为不辜负父亲去世前的重托和母亲的教诲,即使年少气盛最后也还是收心忍性,去上了私塾。几年下来莽撞心性收敛了不少。然而他始终顽固地认定,好男儿总不该只拘于那些软绵绵的诗文和酸腐到生苔的经籍,如能报效国家,驰骋沙场,总比沉湎那锦绣歌帐的纨绔子弟不知要充实多少。

待到身量见长,学艺略成后,展昭耐不住村野单调生活,便向母亲请命跟随兄长外出走生意。虽名为熟习经营,但兄长哪里舍得让闲散惯了的弟弟费心操劳小利买卖,展昭也乐得轻松快活。如此一来,本来是为了协助兄长,能让家里的生意顺利便捷,交游辗转间倒结识了不少江湖朋友。难得归家几次,展昭也仍然未敢多在母亲面前显身露手。母亲虽然盼着这钟爱的小儿子能有所作为,却也不希望他为此得罪权贵,担惊受险。

再后来,南侠的名气逐渐传扬开来,老人家虽然欣慰儿子行事正派,未辱家风,听说那些横行乡里的大户人家因南侠的义举而收敛屏息的时候,仍然少不了要念叨一番。即使不知道所谓的江湖险恶,至少也知道在这太平世道,总有人心难测。展昭只得时常允诺母亲要归附正业,安分经营。心里却几少想过要接手祖业,反正一切自有兄长与忠仆,不劳操心。少年时光快活短暂,快马恣意尚且不及。

兄长去世后,展昭渐渐明白了母亲那些话的深意。只有一时仗义,只身一人如何能达济天下。再勇猛的单枪匹马不过是逞一时之快,浪得虚名。今日,鱼肉乡里的沈家被惩治,今后依然会有有钱的张家,有势的李家,赵家。千般错罪不过万贯钱赎,之后贫户依然是贫户,官家依然是官家。如此而已。

再后来,展昭便一直以为自己这么萍飘南北,浪浮江湖,虽然未必是最好的出路,但总该是最惬意恰的出路。如果不是有老仆兢守已经空落落的旧宅,也许展昭真的就这么把千金家业,一手散去买一身轻松了。

后来的事,在更后来的人们口中,被传成了类似传奇的演义。座镇店中与那位奔赴京师考的包姓书生共饮的那一杯酒,与以往江湖游友的快慰杯盏,其实并没有什么太大的不同;尔后于金龙寺救下那主仆二人,也不过是顺手之举,机缘巧合罢了。只是世局的发展,总归是出乎世人的意料。展昭也是世中一人,当然不可能知道,后来以他一介闲手游侠之身,那些飞檐走壁鹭浮鹤行的走江湖必备的身技,也能换来错蒙圣恩,官拜四品。

当年刚刚封职之时,按惯例是要巡耀三天的,公孙先生送来这身朱红官袍的时候,顺道带来的这个旁人艳的消息,着实让他烦恼了一阵。

果不其然,做这玉带墨靴绣线朱袍的打扮,还要红缨宝辔簪金披锦地游街三天,无限风光招徕的除了寻常布衣的热切崇敬,便是那个展昭在苗家集夤夜再遇,与当年的南侠一般年少气盛的锦毛鼠。——之前他从未见夜行却不穿青的江湖人士,白玉堂算是第一个。

卢兄但请放心。日后只有白五弟不义,绝无我展昭不仁。茉花村芦花荡那渔船上当时的权宜之言,日后居然能成就一段金兰之谊。

再及后来的寄柬留刀盗三宝。

……那都是十年前的事了。



——未完,续期不定——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コメント

赞,这个评书网赞!可惜还是没有小八义和完整版杨家将和隋唐演义。……

无错,最后一句话那就是为了暂结而猛刹车掰出来的= =

【2008/04/08 22:35】 URL | 茶壺 #I4t1ZHtI [ 編集]


包公案也算的话.... 来来来~ http://www.52ps.cn/ps/789.htm
我懒得拖骡的时候就跑这里来听在线,速度挺快的.
以及
我会觉得最后那句话很有一种 "就这样,就这样吧..."的味道 = =||


【2008/04/08 22:13】 URL | 鲤 #LkZag.iM [ 編集]


提纲不是问题,我一喜欢无比的作者跟我说她从来想到哪里写到哪里,擦汗。

细节放开,恩,我觉得吧,词藻你还是纠结了一点^^
自然而然,可以让读者看出你考据,尽量不要让读者看出你纠结。8过这个要求太麻烦了。so你按你的文风写就成。

【2008/04/06 09:15】 URL | 夜夜 #- [ 編集]


下,下文我连提纲都还没做完……
没右手那个人姓赵(这文的情节也就这么单薄啊这都等于剧透了一大半了)。这文大半的情节灵感都来自于那本《行走在宋代的城市》 ,里面宋代的灯节防火和酒楼茶肆,还有《东京梦华录》,看得去年的我热血沸腾的。

还有细节放开是啥意思……是说用词么= =
这就是个开头,还没到细节的时候。现在读着真觉得去年这时候我还真会纠结于词藻,大概因为梦华录看多了。

田连元有出包青天/75系列的评书么,我一直没找到。

【2008/04/05 15:40】 URL | 茶壶 #cjNia0dU [ 編集]


戳之,我要看下文啊下文,满地撒泼打滚ing………………

另,你对细节再放开一点。

【2008/04/05 09:20】 URL | 夜夜 #- [ 編集]


捂脸,所以不要听单版,大家都去听田版吧。以及没右手的那个……

【2008/04/05 01:53】 URL | JK #6je9qsWQ [ 編集]


吓,正在后台刷skin预览的当出现新留言。……

最近听单版评书越发觉得白小五同学就是被一群熟知江湖和官场潜规则的人逼着去冲霄楼找SM型玉碎。原作都这样了,同人再怎么有原作虐么。

这文里白同学不会正式出场的。反正猫鼠同人文再虐都虐不过“白玉堂已经死了X年了”这样的话。

【2008/04/05 00:57】 URL | 茶壶 #I4t1ZHtI [ 編集]


先问句,茶壶你打算虐么……

【2008/04/05 00:52】 URL | JK #6je9qsWQ [ 編集]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トラックバック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