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城往生記
Give me a mask and I will tell you the truth.
▶非常状况时请直转 此处
▶推荐使用非IE内核浏览器
▶为防工口小广告
留言请勿含http字样

【Time Goes By】


04 ≪ 2017/05 ≫ 06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All About Me】


Author 飞翔的茶壶

Life sucks.




【Day and Night】



【Say Hello】



【Fade in the Wind】



【Light and Shadow】



【Message Box】



【Quick Links】



【Search】



【All I Believe】


門 牌
晝夜logo 飛茶壺的logo-1

晝夜logo 飛茶壺的logo-2

晝夜logo 飛茶壺的logo-3

舊宅
豆瓣
飯否

雲中
S1
縱
情
萬屋
昆侖
王國
茶館
BK







Links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RSS Feed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この醜くも美しい世界
1.There'll never be goodbye.

周一晚上同事Z先生十分罕见地邀请公司几个单身女去唱K,我一反常态地以gloomy monday的情绪婉拒了,在下班出了办公室等电梯的间隙,Z问,真的不去了?我精神疲倦地摇头答:回去睡觉。

然后今天起床准备早饭的当空,突然非常难得地想到【又要去那个低气压与不可预见风暴中心经受一天的精神折磨了】,这是自从第一份工作以来几乎没有的体验,即使在之前那个做什么都是错的公司里做的时候也几乎没有在大清早就给自己找低气压受即使我的确有很严重的起床气。

上午办公室里仍然闹哄哄的,不到十个人五十平米的空间中,键盘敲字声,彩铃声,座机话筒磕在桌上的脆响,手机此起彼伏的来电铃,几乎千篇一律的客气问候语,制造出巨大的,让人只是坐着就觉得精神疲乏HP值直降的混乱的灰色噪音漩涡。

同事A的几乎所有做法仍然不能获得可爱多先生的肯定,进步只在于她已经放弃了强劲的正面抵抗改为偶然迸发微弱火星,但也足以不时点着散落在办公室各个角落的零散燧粉。通常这个时候只听得到可爱多先生以明显高出2个八度的权威之声布道,战火总会在最快速度内被压制。

曾经有同事P在无意中笑说我这个角落有一种奇特的冷气场,仿佛笼罩边界形状稳固的隐形粒子,在整个办公室忙乱到鸡飞狗跳的时候,仍然可以风平浪静仿佛座位上根本没有坐着一个活人。然而也有那么几次一旦会议,几乎全办公室就能听到我和可爱多先生那种客套的语言上的明战,隔着一堵大半人高的屏墙——那堵隔绝了每日早会争执和午饭八卦的隔墙。

没有任何征兆地,可爱多突然宣布了Z先生离职的决定。我随即在gtalk上敲了一行字给P:原来昨晚的KTV是这个啊。本想还问几句内幕,但八卦心还是忍住了,这时一个电话过来,导致P要立刻回老家守灵。

又不知到底是几时,进来一批操着沪语湾腔粤方言和洋泾浜英文的房东混做(音一声)小分队,已经在隔墙后面各顾各讨论起来。噪音鼎沸。

没多久,雪上加霜的可爱多先生也失态了,以绝对违背平时对客户要像对待上帝一般客套教诲的语气敲桌怒吼,原本圈圈叉叉的房东们服软下来,一致表示要和谐不要吵架,要交情不要灾情。

然后接下来一整天仍然持续着低气压。无比熟悉的景象。

Z先生是个好人,以我有限的阅历中积累出来的评断标准的确算得上艺双馨,虽然在照片里会因为一副WS的眉毛而显示出好像X笔O新里某人一样的气质,但这不妨碍他用淡然的口气给我们这些死死团员普及劲爆的按摩房术语,或者用劲爆的口气给我们这几个出茅庐没几年的社会新鲜人普及淡然的职场厚学,然后得意地端起酒杯接受我们的高山仰止。

无比熟悉的分别与变动。

2.Old dream faraway

办公室气压实在太低,回家又要接受脑残万人迷小姐的抱怨攻击,我实在不想太早回家,于是一个人下了班,从南京西路走去人民广场,随便挑了家影院去看最近劲爆的新片。

特种部队是很适合大影院观看的爆米花暑期电影。

虽然开篇居然是冷兵器剧情让我以为因为入场之前去M记买晚饭而错过了开头片名走错了演播厅,但,环绕低音炮制造出的爆炸声效,荧幕上养眼的各色高精尖科技成品争先恐后着去被主角配角大小反角以各种形式纷纷摧毁成剥离碎片,接下来两个小时的breathtaking,足以让人忘记影院之外现实之中的种种不愉快,酣畅淋漓地脱离这扰人世界哪怕只有120分钟。

飞行器控的吐槽友最终没有回老家结婚领便当实在太好了,时下看得我很通感的隐者与白幽灵的同门基情,女主洗白的速度比想的还要快,以及结尾处那明显到几乎要跳出屏幕的【请看续集】,都十分让人不用费脑筋地愉快。

出了影院,九点半的南京路仍然是人来人往,落地橱窗灯光不熄,夜风拂面气温宜人。耳塞里是我喜欢的音乐。

绝好的夜色。绝好。

突然想起N年前年幼时代似乎就有过这种不知道从哪里得来印象的期望,车水马龙的街道,花红酒绿的闪烁霓虹灯,大都会不夜城,诸如此类。

是所谓的既视感吧。

3.Live to life

奔去福州路某家论斤称卖的书店,在店员拉下铁门之前挑了本五五折伯里曼人体解剖绘画教程。那书已经确认是正版,品相和折价幅度总让人觉得那是D版。

可恶魔都地铁收车太早居然是非常不国际接轨的十点多,不然我是很情愿游荡在店家纷纷打烊闭门的深夜街头的。游荡的借口既非迟来的叛逆期也非脑作息异常,不过是从哆啦A梦时代就遗留下来的,想看看陷于沉睡的巨兽一般的城市,会是怎样的景象。就仿佛只属于我的小秘密,如同一个闲到发霉的袖珍国土的国王巡视领土一般,这个白天只会让我觉得嘈杂甚至厌恶的城市。

出了地铁口看到有卖花,看叶子和花朵完全分不出到底是什么品种,拢起凑到鼻子下一吸倒是唤醒了久远的回忆。

永恒的爱,一生守侯和喜悦。栀子的花语。

……我真的不是故意选那一束的。望天。

十五块钱的四枝白栀子外加宜家一个价格九块八的弧樽形玻璃花瓶,就可以让简陋不怎么亮堂的房间从草根系苦情剧的live风格转化为伪小资的life风格,若再加上两块五的四叶纹浮水蜡灯玻璃杯座和在厦门无意买到的5块钱10颗的白茶蜡,原来幸福的气氛塑造只需人民币40块。

4.Lifetime is a match.

塞着耳塞听着大音量Jpop,拎着栀子花,便当饭盒和塑胶袋里一本厚重到勒手指的画册。从地铁站往住处走,路上会路过一排外围都是刚刚拆迁成瓦砾堆,剖面长度绵延二百米的几栋并列的新建电梯公寓,分割均的玻璃窗,分别点着白色橙色以及因为滤色玻璃而呈现蓝色的灯光。

万家灯火。没有万家也有千家了吧。千顷琉璃,艺术来源于生活。

这排高层的对面是三号线,承载着这个城市大部分住民奔向富足前程的热切希望,末班车呼啸而过,在对面公寓的窗玻璃上映出快速划过的灯影,高架轻轨的桥墩下面,有赤膊的流浪者在瓦楞纸箱搭堆里酣睡。

即使这个城市没有一点属于我的东西,这并不妨碍我欣赏如此美妙的,一个人的夜色。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コメント

如果你不喜欢那个P这个代号,可以给我更好建议,比如叫这个P,或者大腿P,P君,P妹,等等

【2009/09/04 11:50】 URL | 茶壶 #d5Vu5CaM [ 編集]


我是那个P噢

【2009/09/03 01:45】 URL | 派蕊絲 #- [ 編集]


to 鱼副:
最近越发觉得做OL很无趣。……

to niji:
好吧我一直不知道他们到底是在中国的寺院,还是在日本的,或者是泡菜的?

to 裙子:
的确是斯巴拉稀的好夜色-v-

【2009/09/01 17:25】 URL | 茶壶 #O5mp8qzk [ 編集]


啊,即便看着文字也似乎能感觉到绝好的夜色。绝好=v=

【2009/08/29 22:07】 URL | 裙子 #u6E2tTRs [ 編集]


说到特种部队,当那大和尚师父严肃地说“白幽灵,要有教养,讲英语!”的时候,我在影院最后一排忍不住喷了出来orzzzzz

以及我一直以为蛇眼是被毁容了才包的不透风==

【2009/08/28 20:52】 URL | niji #CzFp58lQ [ 編集]


茶壶姐姐你真是越来越OL了……

【2009/08/27 22:12】 URL | Drownfish #- [ 編集]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トラックバック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