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城往生記
Give me a mask and I will tell you the truth.
▶非常状况时请直转 此处
▶推荐使用非IE内核浏览器
▶为防工口小广告
留言请勿含http字样

【Time Goes By】


08 ≪ 2017/09 ≫ 10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All About Me】


Author 飞翔的茶壶

Life sucks.




【Day and Night】



【Say Hello】



【Fade in the Wind】



【Light and Shadow】



【Message Box】



【Quick Links】



【Search】



【All I Believe】


門 牌
晝夜logo 飛茶壺的logo-1

晝夜logo 飛茶壺的logo-2

晝夜logo 飛茶壺的logo-3

舊宅
豆瓣
飯否

雲中
S1
縱
情
萬屋
昆侖
王國
茶館
BK







Links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RSS Feed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Dynames may cry
是大前天晚上做的梦了,因为周日家里上网不方便,今天才贴出来。

最近失眠比较厉害一般都是3点左右才睡得着,睡前又有听Drama和音乐的习惯,那天凌晨翻来覆去睡不着,MP3都快轮播一遍,枕头也换过了空调关了又开,折腾到快4点才睡着。大概是睡前听的不知是什么音乐起了作用,梦境是没有时间先后顺序的,现在回忆起来时间线居然很正常。

地点大约是在Dante的住处。顺说我没玩过鬼泣系列,只看了一半的动画,感慨只有“WOW好有钱啊那画面都是钱堆出来的呀有一半的钱分给那些小成本二线动画该多好呀真浪费”。DMC的时间不太清楚是不是和现实世界一样是AD纪元,或者原来是平行空间?

总之梦开始的时候Dante坐在房间里靠近窗户的长椅上晒太阳,腿搭在桌子上,一边摆弄他的枪。没有什么客人,很难得房东也没来催房租,闲得无聊。这个时候Lockon不知道从那个地方突然出现了(梦里没有多少东西是有逻辑性的,我也不知道他到底从哪出现的)而且很囧的是不是穿着便装而是GM驾驶服,没戴头盔,说整备刚结束,不想回基地,问Dante可不可以在店里坐一下。Dante说对面的沙发好久没人坐了随便你。(就算DMC是平行世界,但是以Lockon那套怎么看都不会在DMC的世界出现的装束Dante都不会问一下你是从哪个纪元来的吗这但丁也太淡定了吧神经构造好神奇)这个时候Patty听到门响从楼上跑下来,抱住Dante的胳膊说上上周约好了今天不下雨就要去游乐园去嘛去嘛,Dante说老是没有客人上门没钱,又说下次如果接到很好的生意能小赚一笔就一定去,Patty嘟囔了一下真讨厌,看到旁边坐了个不认识的人知道大约是客人于是给泡了茶很不情愿地上楼去,临走前还把桌子上的pizzahut优惠券顺手没收(DMC的世界有必胜客么)Dante于是对Lockon抱怨女人和小孩真是世界上最难缠的生物,经常会剥夺他在房间里懒惰糜烂的机会,把房间收拾得他要找的东西都找不见,还经常一副很应该的样子把一叠服装店和蛋糕店的账单直接推到他面前,他接任务不小心打碎了别家东西的一张赔偿单就要被念很久。Lockon有点慕地说只要带去游乐园就不吵不闹很听话地不会制造麻烦的孩子多正常啊我要管的那几个根本就是走过安检机器就绝对会被警报判定为危险品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而且一个比一个性格乖戾啊啊我青春期都没他们这么别扭如果他们也能给个蛋糕带去公园玩玩就听话那我也不用这么操心大概还可以多活十几年。

Dante于是同情地问几个啊,Lockon很哀痛地回答“三个半”,Dante“……”了3秒以后只说了两个字“节哀”。

然后两个人开始聊一些其他,在聊到兄弟这个话题的时候冷场了几分钟。

之后两个人聊得挺愉快,还很皮地切磋射击技巧,我也不知道这两个人是怎么交流檀白牙 vs GN狙击步枪的(这两个根本就没有可比性的吧)Lockon很自豪地说论狙击我可是很有自信哟就算是成层圈上的女人我也可以将她击落(<——穿去了MF的台词吧这是)具体这俩人说什么不记得了,梦里只觉得这两个人聊得应该是很愉快的,毕竟都是两个在各自世界很劳碌命的主角很难得有这么闲的时候,也许这算是同病相怜?

后来Lockon要离开了,Dante问他名字,Lockon想了一下说如果下次还能碰面的话,你就叫我Lockon好了,然后站起身准备离开。Dante拍了一下他的背想说一句希望下次还能见,手居然穿过了对方的肩。Dante看着Lockon出门走远,想了一下说,原来现在的鬼已经进化到3D光投射介质了么,科学进步啊。

后来Dante自然再也没见到过Lockon。几年以后他被一个客户委托任务,路过爱尔兰某郡,战后又经过再开发而相对比较繁华的城镇边缘是旧时一些废弃了的建筑,Dante不熟悉路有点迷失方向,路过一个看上去像是年久失修的公墓,午后阳光很好,Dante在一棵大树下坐下来休息,抬头看到对面一排很残旧的墓碑,出于职业病他对墓碑总是很有研究的兴趣,一排中间有一块不高没那么破好像是近年才立的。上面很干净只刻了墓主人的名字,尼尔,下方是一排小字,AD.2xxx年-2xxx年,这个时候正好路过一个老人,Dante问了一下路,转头间又看到那块崭新的墓碑。老人说你认识这个人么,唉三年前他大学毕业回来时我还看到他的,好好一个孩子才工作没几年就没了。去年有个紫色头发的年轻人来找我交给我他的遗物要立衣冠冢(……爱尔兰有衣冠冢这种习惯么囧),说是工作中出了事故,没找到骨灰,我问他名字也不说,只说是同事。Dante摇摇头,他不记得自己认识一个叫尼尔的人,看老人絮叨叹息的样子又说了一句,这就是个总让有大好前途的年轻人去赴死的世道。

——————————————冷雷完结分界线———————————————

梦就这么多。其中到2/3的时候我已经因为天亮了而有点清醒,也知道自己是在做梦,其余清醒的那点意识还很囧地要求自己不要醒来要把梦做完这梦太搞笑了一定要做完全场回来记得要写下来。然后因为不想自己醒过来就动也不动地在床上挺尸直到情节全部结束,头完全紧贴在枕头上的结果就是周六上午醒过来之后脖子酸痛,落枕了囧

醒过来第一件做的事就是同人妄想力全开状态亢奋地发短信给看动漫的朋友说我做了一个好囧但是好萌萌的梦呀我好萌这个穿越CP呀然后开电脑画同人图。

说起来这两个人也算是很衬的吧……红绿配,都有扯不清的兄弟,枪械使用者/狙击手,保父- -

然后这个梦终于让我解开了第一次看到Lockon的角色资料时的异样感觉,总觉得似曾相识的原因——难道我从那个时候开始潜意识里就开始萌这个囧CP了么OTL 又或者其实这个CP其实是我不萌三森这CP而捶桌为啥不是森三的怨念补完版?口rz

最后庆幸一下这个梦是周末的意外收获,可以熬夜画图不用考虑时间。

以及Sai真好用呀真好用!那线条的细致程度……啧啧

dynames may cry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コメント

生物钟紊乱了= =
一个月以前是0点-1点左右睡觉,现在是不到4点就不可能闭眼。下午5点到7点会很困但是那个时候明显不能睡。……其实我真该考虑下那个时候睡下去是不是就真能睡到第二天早晨呢。

【2008/07/29 12:45】 URL | 茶壶 #I4t1ZHtI [ 編集]


哎?你怎么又失眠了?

【2008/07/28 22:09】 URL | Drownfish #- [ 編集]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トラックバック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